可能很废话,不求人理解,更或是谈得上喜欢

《罚酒饮得》
     以东

敬酒饮得,罚酒亦饮得。
桃花知我,白骨更知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也许你曾爱过一个人,一个与你根本不在同一时间、同一次元的人。你匍匐于岁月尘隙想嗅到他的气息,你翻遍了书页、画卷、诗篇想找寻他留下的蛛丝马迹。你甚至想要拼尽全力去保护他,哪怕被人笑为痴傻。纵使他早已故去,或者根本就只是存活于虚构的笔墨间,却让你魂牵梦萦。有时你觉得,你知他,恰如他知你。倘若他活着,一@定也是知你的。他不是现世桃花。他是你的罚酒,是你的前尘白骨,是你至真至纯、至高无上的单恋。
#转载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之子心与我焉相投 | Powered by LOFTER